吕欣潼照片五位创想者,讲述五个非典型创业故事_驰名内容网
吕欣潼照片五位创想者,讲述五个非典型创业故事
分类:创业故事 热度:

  

555 2.png

  有人说,“创业者”只是一种职业,尤其是正在发生的这场创业寒冬里,无数人开始认同这样的说法。

 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,可以从畅销书《疯狂的独角兽:硅谷创业公司历险记》中找到答案,作者极具讽刺意味地阐述了一家科技创业公司的发展模式:快速增长,不怕亏钱,立马上市,发家致富。

  在中国大致有着同样的景象,要么追求IPO,要么卖给BAT,抑或是在资本寒冬里浮躁地抱怨。创业本应该是一件严肃认真的事情,在风险投资的泛滥下变成了一个充满儿戏的选择。这大概就是外界熟悉的记忆片段,也是“创业者”被污名化的根源。

  然而在旁观者咆哮“杀死那个创业者”的时候,实地集团主办的SEED AWARD开启了一场围绕“创想者”的全球动员,三个月时间里紧锣密鼓般进行了三场全球复选,然后在上千份投递作品中找到了几十位非典型的创想者,试图从另一个视角复刻当代创业者的面貌。

  限于篇幅的原因,本文选取了五位各具特色的创业故事,没有与恶龙缠斗的剧情,没有男主角的光环,一起看看那些简单纯粹的创想者到底是什么样子。

  行走在创想路上

  之前的一篇文章中,我曾简单阐述过创业者和创想者在路径上的不同:

  创业者往往是先有了创业的想法,然后去寻找创业的出发点,筛选时下的热点和风口,煞有介事地进行一番头脑风暴,找到一个看起来有前景的切入口,再凭借人脉、口才或运气从风投手里拿到第一笔投资;

  创想者多半是先发现了一些痛点,不带功利性地通过科技创新手段去寻找解决方案,在克服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后,看到了作为一个项目落地的可能性,这个过程可能是一两年,也可能有五到十年的光景,最后才是资本市场对其价值认可的自然回报。

  无可否认,这样的区分多少有些笼统。在创想者的心中,创业远不止为了上市而被迫进行的无聊任务,不会在资本热潮消退后就开始自我怀疑。至于原因是什么,看完下面的5个故事或许会有更深的感触。

  1、给自己的电子“止痛药”

  1992年,Richard Hanbury在一场车祸后坐上了轮椅,医生告诉他的亲人说可能只剩下不到五年的生命。医生之所以下达“病危通知书”,原因是Richard在车祸后患上了纤维肌痛综合征,以往的病历后很少有人能够活过五年。

  世界上的疼痛有很多种,纤维肌痛不是绝症却足以让人绝望,主要特征是全身广泛性疼痛以及明显躯体不适,还常伴有疲劳、睡眠障碍、晨僵、抑郁焦虑等精神症状,许多病人最终患上了抑郁症。

  Richard曾经尝试过亲友们建议的各种“秘方”,包括推油、瑜伽、拒绝麸质饮食,甚至一度进行中国的针灸治疗。然而大多数“秘方”并不能缓解疼痛,Richard在很长时间里依赖阿片类药物,一度出现上瘾的症状。直到智能硬件的风口出现时,Richard开始琢磨利用外部刺激调节神经,进而打造了Sana的原型设备。

  Sana的治疗原理和医学界主流的声音相同,致力于改善纤维肌痛患者的睡眠状态、降低痛觉神经的敏感性。通过Sana的声音和视觉刺激,引导患者在短时间内进入放松状态,继而干涉患者的大脑神经形成脑半球平衡,以此达到缓解疼痛目的。在700多名志愿者身上测试了14个原型机后,Richard和他的朋友一同成立了Sana Health,希望可以将这样的设备传递给更多的慢性疼痛病人。

  2、让孩子们自由呼吸

  如果说Richard Hanbury走上创业之路的初衷是为了救自己,奶爸YosiRomano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的女儿。

  一个寒冷的冬天,Yosi推着自己的女儿步行在伦敦西北的芬奇利路上,突然一团云雾般的空气朝自己吹来,一开始感觉这股“暖风”很棒,可自己的女儿却止不住的咳嗽。Yosi意识到了刚才那团云雾中的污染物,成年人本就有一定的免疫力,还可以戴口罩让自己隔离在污染源之外,而孩子的呼吸系统仍然很脆弱。

  是否可以针对婴儿设计一款空气净化系统?Yosi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细节:婴儿车的高度大约是60厘米,而金属、灰尘、橡胶等纳米级别的颗粒污染物离地面很近,这些污染物会沉入婴儿的肺部,产生哮喘、过敏等慢性疾病,甚至限制肺部和大脑的发育。然而,大多数婴儿车生产厂商忽略了这一点。

上一篇: 我是富婆想找个男人宜川回乡创业青年的“苹果故事”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